陈康令:“修昔底德陷阱”是一个话语陷阱
2018年11月23日  |  来源:红旗文稿  |  阅读量:388

近年来,一些西方学者不断传播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因为他们担心中国的发展和成长,并夸大其作为国际关系的铁律。 “Thucydide Trap”是一个包装精良的话语陷阱。中国思想界应跳出这一话语,积极构建中国特色国际关系理论。

“修昔底德陷阱”的由来

格雷厄姆埃里森是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的第一任院长,贝尔弗的科学与国际事务中心主任,是修昔底德陷阱的支持者。早在2012年和2013年,他就在《金融时报》和《纽约时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来说明这一点。随后,“Thucydides陷阱”一词经常出现在分析中美关系的文章中。 2017年5月,Allison发布了他的新书——《注定开战:美国和中国能否逃脱修昔底德陷阱?》。

埃里森引用古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的书《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不可避免的战争的真正原因是雅典势力的增长和对斯巴达的恐惧。”一个论点是观察世界大国在过去500年的竞争历史,并提出“修昔底德陷阱”,即新兴大国(崛起的国家)必须挑战现有的大国(或霸权国家)由于对一个正在崛起的国家的恐惧,现有的大国将不可避免地应对这一威胁,战争将成为不可避免的。他的团队认为,世界上16个主要崛起大国中有12个已经成为大国的挑战,其中12个已陷入这个“陷阱”。

今天,哈佛Thucydides陷阱项目的专用网站已经建立。该项目希望收集并将更多历史案例纳入研究范围,并尝试建立一个关于“国家挑战和国家权力的崛起”的大型社会科学数据库。美国政界,智囊团和学术界众多知名人士,包括海军上将温尼菲尔德,前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前国防部长卡特,《邓小平时代》作者傅高义,以及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弗格森等人,他们都对研究“修昔底德陷阱”表现出极大的兴趣。

当然,美国的许多学者都提出了不同的看法。美国国际专家和前国务卿基辛格指出,中国和美国之间没有“修昔底德陷阱”。双边关系的前景是伙伴,而不是对手。康奈尔大学教授Jonathan Kosner认为,“修昔底德陷阱”本身的概念是对修昔底德的误解,试图从表面上解释伯罗奔尼撒战争,并得出结论认为存在巨大的危险分析。

从国际关系理论发展的历史来看,“修昔底德陷阱”的表达实际上是“新瓶装旧酒”。例如,20世纪50年代产生的“权力转移理论”阐述了新兴国家挑战霸权国家的基本逻辑:如果一个大国的力量增长到目前主导权力的至少80%,那么这个大国将会被视为在场。领导国家及其国际体系控制力的“挑战者”。崛起的国家往往对现有的国际秩序“不满意”,霸权国家希望维持现有的秩序,因为它们是既得利益者。那么双方将围绕国际秩序的主导地位进行竞争和冲突。当崛起的大国认为他们有机会通过战争赢得秩序统治时,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利用战争来改变现状。

鉴于国际关系的实践,虽然上述理论可以在以西方为中心的现代国际体系中得到证明,但在经济全球化时代尚不适用。美国历史学家保罗·肯尼迪在《大国的兴衰》书中梳理了1500年来的世界经济变化和军事冲突,大国之间的战争发生的距离远远超过了16年。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到70多年来目前,尽管存在众多国际冲突和争端,但各大国之间不再发生战争。在修昔底德陷阱队伍崛起的情况下,这四个国家没有战争。其中两个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和苏联之间的冷战以及德国的崛起。

“修昔底德陷阱”是精心包装的话语陷阱

“Thucydide陷阱”代表了一些西方国家的刻板印象。他们认为,中国的崛起将挑战少数西方国家的霸权,因此全球冲突将不可避免。在当前复杂的国际环境中,“修昔底德陷阱”受到少数西方国家的青睐。这一概念的现实意义和战略意义远大于其理论意义和学术意义。

在国际舞台上,一些西方国家非常擅长利用“话语陷阱”压制和攻击公众舆论,即将自己的价值观包含在一个看似中立的话题,理论或概念中,形成一种隐藏的话语。它后面的陷阱或陷阱。话语陷阱具有欺骗性,阴险性和煽动性,很容易使人们讨论甚至辩论这些问题,理论或概念,从而使他们的影响力不断扩大。

西方文明具有双重性。就像西方的短语来自《圣经》:按照我说的做,不要做我做的事情。在许多情况下,西方世界的言行不一致,往往是故意误导,从而导致非西方世界走上了错误的道路。许多拉丁美洲,东欧,中东阿拉伯国家和前超级大国苏联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衰落。

设置话语陷阱是一种简单而有效的方法。仅就中国而言,美国提出了“整合”,“过渡”,“现行制度的主要受益者”和“利益相关者”等概念。在回应中美关系后,“中美两国”概念之后出现了截然相反的“修昔底德陷阱”。其中一些概念旨在为美国政客处理与中国的关系提供参考,而其他概念则纯粹是为中国设置话语陷阱。

结合各种类型的分析,我们可以将“修昔底德陷阱”恢复为话语陷阱的本质:“修昔底德陷阱”是古代与现代之间的比较形式,在方法上并不是基于历史来检验现实,而是在心中已经修复的现实判断已经形成了一层古典外套,这已成为一种伪经典概念。修昔底德的思想是国际关系和历史研究的重要对象。这些研究不容易为公众所知,而精心打包的“修昔底德陷阱”将是2000多年前的海啸。德国和希腊的历史已被简化和抽象化。事实上,它只是借用了一个完全现代概念的历史名称。这种包装的混乱性质是,对不熟悉历史的普通民众和政治精英来说,容易认为“修昔底德陷阱”是历史规律的总结,中美关系也将是历史规律的延续。这个逻辑。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必须坚持以事实为依据,防止三个人成为老虎,我们不会怀疑偷斧头。我们不能戴有色眼镜观察对方。 “世界上没有'Thucydide陷阱',但大国之间一直存在战略性的错误估计,并且有可能为自己创造一个'Thucydide陷阱'。”(习近平:《在美国华盛顿州西雅图市欢迎宴会上的演讲》,2015年9月22日一些西方国家的利益集团倾向于采用修昔底德陷阱的意识形态和所谓的“政治正确性”。这是为了保持高度警惕和清醒。

超越“修昔底德陷阱”的话语限定

我们应该注意从中国自己深刻的政治,历史和文化资源中提取一些创新的国际关系概念和理论,并向世界展示我们的世界观和发展观。例如,世界,国王,大同,潜力,仪式,和平,太极,纵横,以及桐,钟,荣,元,道,彝等。这些概念本质上是中国人,历史悠久。它们不仅反映了中国人的经典战略思想,而且在当代仍然具有新的活力。这是现有西方国际关系理论中没有的概念。结合国际关系实践,在与现有理论比较的基础上,进行系统的理论建构。这对于理解西方当代国际政治和中国外交具有重要的指导价值。

当前,要彻底解释中国建设新型大国关系,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深刻内涵。新的大国关系的核心内容是“相互尊重,公平,公正,合作,共赢”,这不仅符合“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而且符合大多数国家的需求和要求。在世界上。中国始终坚持美国的“非冲突,非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外交理念,采取了一系列诚意和善意的举措。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思想是对中国如何构建一个更公正合理的世界秩序的全面解释。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特色外交实践的理论总结。这是中国老一辈革命家的外交。 5000多年来,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发展,是思想的进一步发展和提升。我们必须自信地在国际舆论领域展示这些想法。

(作者:澳门太阳城网站中国研究院)

回到顶部